<em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/ins></em>

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<dl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thead id="bvnuv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<em id="bvnuv"></em>
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136书屋 > 都市言情 > 回到1981全文阅读 > 第8章

            第8章






            等我领着小明远回到家,才想起来养鱼的事儿忘了问了,复又折回去了三叔家,问他鱼苗去哪里买。三叔三婶听说我要养鱼,都是双手赞成,不过又说了,现在天气太冷,再过阵子池塘里的水都要结冰了,养鱼养鸡什么的,都得等到明年开春。

            既然如此,那也就只有再等几个月了。

            从三婶家刚出来,就瞧见一群半大的孩子拖着枯树枝往家走,一边走还一边大声唱着歌,我竖起耳朵听了半天,好像是打靶归来,不过?#26159;?#37117;唱得乱糟糟的,难怪我一时险些没听出来。

            看着那群小子乌拉一声奔得无影无踪,我忽然想到了一件火烧眉毛的大事儿。眼看着冬天就要来了,我家里头还没柴呢。现在厨房里虽然还有些桔梗,可我估计也就能烧个一两天,等到冬天一来,炕也烧上了,火炉子也起了,我一时半会儿得去哪里?#20063;?#28779;呀。就我这比镰刀把子粗不了多少的胳膊,能砍柴吗?

            赶紧又回头跟三叔说了这事儿,问他队里头谁家里有余柴我好买。三叔听罢连连摇头道:“不就是几根柴嘛,说啥子买,来俺家屋檐下头搬就是。”

            这要是只有一两天我也就厚着脸皮搬了,?#28903;?#25972;一个冬天得费多少柴,还不得把三叔家的柴火垛子都给搬空了。于是说什么也不肯,咬定了主意只说买。三

            婶见我们争持不下,忍不住插话道:“大妹子,咱们乡下不比城里,没听说烧几根柴火还问人要钱的。大伙儿丢不起这个人。你要实在不愿意白拿,就让队里那些泥猴子帮你砍柴去,末了给几颗糖就是,保管他们一个个跑得屁颠屁颠的。”

            三婶一说罢,三叔也深以为然地在一旁直点头,“没错,没错,就让那些小鬼头们帮忙,左右也在家里头闲得慌。”

            这…不是雇佣童工吗,还是廉价的。

            “我这就去叫铁顺他们家大河,?#20040;?#27827;多叫几个人。”不等我反对,三婶已经套上鞋子急轰轰地出了们,不一会儿,大河带着几个十岁出头的小泥猴子冲进了院子,冲着我嘿嘿地直笑。

            ?#29240;影?#23016;,三婶说有糖吃。”大河憨憨地问我。

            我赶紧从兜里掏出一大把糖来,正要递给他,忽然又想起小明远,于是又把糖果先给他,让他分给小娃儿们。

            小?#19968;?#19968;脸为难地拿着糖,一会儿看看大河他们,一会儿又瞧瞧我,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分。

            我本来就特意要为难他的,这会儿当然不会告诉他,只是笑眯眯地看着,就当是看不见他求助的眼神。

            小泥猴子们倒也晓得规矩,虽然馋得哈喇?#21448;?#27969;,也没有冲上前来抢糖果,只眼巴巴地瞧着小明远,那期待的目光也颇有压力。

            小明远想了好一会儿,先给了大河一颗糖。大河立刻剥开糖纸,伸出舌头啧啧地舔了好几口,嘟嘟囔囔地道:“还是?#24433;?#23016;家的糖好吃。”其余的小朋友眼睛都直了。

            小明远?#26469;?#32473;了他们一人一颗,见手里头还有,又再?#24613;?#20998;一次,可等分到最后还剩三个?#35828;?#26102;候,没糖果了。那几个小娃儿顿时一脸失望,扁扁嘴,有些不大乐意。

            我心里头还在猜测着他会怎么解决目前的难题,小明远已经从兜里又掏了三颗大白兔出来,?#26469;?#20998;给剩下的几个娃儿。小?#19968;?#20204;都满意了,喜?#22871;?#22320;把糖果往兜里一塞,一会儿就走得干干净净。

            “一会儿俺们就去砍柴。”走到?#22909;?#21475;时,大河高声道。

            这会儿他们就算不去砍柴我也不在意了。我有这么可爱的宝贝,又乖巧又懂事,做梦都该笑醒了。

            我抱着小?#19968;鎩?#21543;唧”一口,亲得他一脸口水。小明?#35835;?#19968;红,又扑过来抱着我的脖子在我?#25104;?#29408;狠亲了一口,咧着嘴笑。

            这小混蛋怎么这么可爱呢。

            我分糖果给大家的时候完全没想到这事儿居然就真的这么解决了。

            中午睡了个午觉,起床后就跟小明远一起糊墙。我负责往墙上贴,小明远负责?#21568;?#31946;刷在报纸上,两个人忙得?#28982;?#26397;天。才贴了半间屋,就听到院子外头有人高声叫唤,?#29240;影?#23016;,?#24433;?#23016;。”

            我支开窗户朝外看,居然是大河领着先前那一大群孩子过来了,每个人手里头都拖着长长的树枝桠,隔着?#22909;?#31505;嘻嘻地看着我。

            我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迎出去,开得?#22909;牛?#23567;?#19968;?#20204;鱼贯而入,把大树桠子?#26469;?#24448;地上一放,足足堆了小半个院子。我嘴都快何不拢了,?#35835;?#19968;下才招呼道:“快进屋快进屋,大家先在炕上坐,我去厨房弄点东西吃。”

            说话时小明远也从窗户口探出了脑袋来,睁着一双漆黑的大眼睛盯着大伙儿看,却不笑,样子看起来有些酷酷的。我朝他道:“快出来招呼大河哥哥们进屋去。”

            小明远酷酷地点点头,脑袋缩回去,很快地就从堂屋里跑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虽说小明远跟大河他们的年纪差距有些大,但到底是孩子,总比我去招呼他们好些。再说了,大河在队里这些小娃儿们当中是个小头头,小明远跟着他,也省得我不在的时候被人欺负不是。

            小明远不在,没人帮忙烧火,我连饭?#25165;?#19981;熟。在厨房里转了两圈,最后还是宣布放弃,直接从空间里掏了些蛋糕瓜子和糖果出来,把外包?#24052;?#32479;去掉,再用盛?#35828;?#30879;子装好端进屋去。一屋子小鬼一见,连眼睛都不会动了。

            小娃儿们在我家玩儿到了太阳下山,吃掉了三大碟的瓜子糖果,直到大人们出来找,这才一个个被揪着耳朵拎回去。临走前还不忘了高声朝我喊,?#29240;影?#23016;,明儿我们再来帮你砍柴。”

            这一天小明远表现得特别好,一直乖乖地坐在炕上听大家说话,虽然不大笑,但是看起来颇有小主?#35828;?#39118;范。途中有个叫鼻涕虫的小娃儿眼红他的新袄子,偷偷地上前去摸了好几把他也没跟他急眼。

            小娃儿们果然守信用,接下来好几天都忙着帮我干活儿,不止砍柴,连挑水糊墙的事儿也抢着做,我本来还有点担心他们家里头大人提意见,没想到等了好几天也没等到人。有一天铁?#25104;?#23376;过来接?#35828;?#26102;候还一个劲儿地谢我帮她?#26149;?#23376;,说大河好些天没出去淘气,可省心了。

            就这么过了几天,很快到了我再次进城的日子。

            照例还是把小明?#37117;?#25918;在三婶家。这次他却有些不乐意了,拽着我的衣服把身体扭来扭去,嘴里虽然不明说,可不情愿的意思清清楚楚地写在?#25104;稀?

            我见他这个样子其实心里头还挺高?#35828;模?#19981;正说明这小?#19968;?#20799;现在会跟我撒娇了么。

            要不是因为这回事儿多,?#19968;?#30495;想带着他去城里看一看。小朋友拘在家里?#36153;?#30528;也不是回事,得多出来走动走动,免得以后养成个姑娘样儿。于是好生地劝说了他一通,又再三地保证过几天就带他一起出去玩,小明远这才噘着嘴巴点点头,松开了手。

            这次进城,除了找借口从空间里搬东西之外,更重要的是帮队里找销路。

            前几天队长叔统计完了来找我,说是整个大队怕是有一两千斤柿子可以出售,除此之外,还有不少香菇、松?#21448;?#31867;的山货。

            这么多东西,如果拿去零卖只怕好几天也卖不完,可若是在城里歇,那可就太不划算了。我在县城里也没别的门路,思来想去,还是找刘队长去算了。人家那还是县长公子呢,怎么说也算得上“高干”了。

            送礼这种事肯定是不成,现在这时代的作风可不比我们那会儿,我要真拎着东西进门,估计会被他们家那坏脾气的老头子给轰出来。不过我要是拎一瓶子五粮液,不知道结果如何?

            我这么一想,马上就这么做了。不过我很小心地把标签全撕了,盒子当然更要弃之不用。那一家子人可不简单,刘家老头子一看就是个老革命,说不定眼神比刘队长还好使呢,我要露点什么蛛丝马迹给他给发现了,还不立马被他给灭了。

            抱着溜光的酒瓶仔细检查了一遍,把瓶口的小字都给涂掉了,确定万无一失后,我这才去瞧刘队长家的门。

            今儿正巧是周日,刘队长没上班,倒是那个斯文的刘县长不在家,跟刘妈一起去喝喜酒了。

            瞧见是我,刘队长微微一愣,尔后咧嘴笑起来,道:“是你呀,快进来快进来。”

            我拎着酒一进院子,就听见屋里头中气十足的怒吼声,?#21834;?#20182;敢,你给老子听好了,他要真敢走,就给把腿打折了,老子看他还敢走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这是干?#35835;耍?#28779;气这么大?”听老头子连屋顶都要掀?#35828;?#27668;势,怕不是一般的事儿呀。

            刘队长苦笑,连连摇头,“你先坐,我给你倒杯水,咱们坐下再说。”说罢转身进了厨房,一会儿就沏了壶茶出来。

            “这些天老爷子腿出毛病没?药酒快泡好了吧。”我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,连连点头,“这茶不错。”其实根本不会品。

            “拿了方子后第二天就去抓药了,不过还得等两天才能泡好。老爷子这两天光顾着生气去了,?#36824;?#19978;?#24525;邸!?#21016;队长?#25104;?#30340;笑有些勉强,想说什么却又止住了,只摇头叹了口气。

            我道:“这是干嘛呢,长吁短叹跟个老头子似的,一点朝气都没?#23567;?#27611;主席说得好——”

            “你得了吧,”刘队长终于忍不住开口打断我的话,“还当现在是文化大革命呢,开口闭口毛选,比记?#38405;亍!?

            我讪讪地摸了摸脑袋,有些忿忿。临走前?#19968;?#29305;意看了遍毛选,没想到现在还用不上,我容易嘛我。我琢磨着能让他这么?#28120;ィ?#21313;有八九是家事,也不好追问,只得压住心里头的疑问老老实实地继续喝茶。

            不多刘队长比?#19968;?#25353;捺不住,坐了没一分钟就主动交代了,“还不是我那小堂弟给闹的。刚从大学毕?#25285;?#22909;不容易才在省里头?#25165;?#20102;个工作,偏不肯去,非要去深圳,谁劝都不听,可不就把老爷子给惹火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人才呀!”我心里头暗想,这个小堂弟倒是挺有想法的,现在这年代,谁不眼红人家铁?#38599;耄?#27515;命地想要留在国家单位。他倒是高瞻远瞩,这么早就看出了深圳的巨大发展潜力了。有前途!

            我说:“为什么老爷子不让去,现在国家不是大力扶持特区发展经济吗。我看深圳的发展前途比咱们省城好,说不定过个几年,你小堂弟就成百万富翁了呢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就浑说吧。”刘队长哭笑不得地直摇头,“一百万,你真敢想啊,那钱要是堆起来,只怕得?#35328;?#36825;间房子都给堆满了。”

            我只笑笑,没有辩解。这时候一百万的确是个天文数字,不说一百万,连个万元户都了不得啊。不过要换在2010年,一百万还不够在?#26412;?#20080;套大点儿的房子呢。

            “其实爷爷也不是说非要他去国家单位,就是怕他在外?#36153;?#22351;。你也晓得,那深圳是特区,得有多少外国人,什么坏风气都是从那里传进来的。俺听说那里?#20160;准?#24773;调特别?#29616;兀?#20182;年纪轻,做事没个轻重的,要真学坏了,可怎么得了。”刘队长一脸严肃地跟我解释道。

            其实他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,改革开放之初,的确有不少流氓分子?#27809;?#20852;风作浪,一而再,再而三地出现了几宗大案,其直接结果就是83年的严打。只不过,后来的那场严打?#29616;?#22320;偏离了国家的最初目的,最后导致了大量的冤假错案,让人心寒不已。

            想到这里,我心里头顿时一凛。83年连在厕所里写句脏话都要?#24908;?#27969;氓罪,我要是这时候留下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让旁人注意到了,以后不会被翻出来算?#28903;?#21543;。

            也许是我的表情太过严肃,把刘队长都给吓着了,他直不楞噔地盯着我看了半晌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:“钟大妹子,你没啥事吧。”

            我下意识地把手里头的酒瓶子一收,瞪大眼瞧着他,道:“不是给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刘队长闻言顿时哭笑不得,“大老远的带瓶酒过来,不是给我,那就是给老爷子的。”说罢,也不看我,径直朝里屋大声喊道:“爷爷,慧慧过来看你了,还给你带了瓶酒。”

            我顿时死的心都有了。

            老爷子噔噔几声走了出来,板着脸,看起来很严肃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我原本进揣着酒瓶的手一下子就松了。

            老爷子冷冷地看了我一眼,一伸手就把酒瓶子拿过去了,一转身又进了屋,“记得要给人家钱。”

            我跟刘队长才说了几句话,就又听到老爷子噔噔噔地冲了出来,一脸的激动,眼睛里都闪着光,“钟?#23601;罰?#20320;这酒哪里买的?”

            那可是我们家老头子的存货,自从?#19979;?#19981;让他喝酒后,就把他家里头所有的存货清空,一古脑全塞我的小公寓里头了。光在我家就存了好几年,市面上根本没得卖。

            看来这老爷子真是个老酒鬼,一闻香味儿就晓得好坏。不过他再?#19981;?#25105;也不能再拿出来了,这瓶子我都还想回收呢。

            “这酒啊,”我迟疑了一下,才道:“还是我爸以前留下的,不晓得哪儿买的。”

            老爷子正欲再问,刘队长忽然出声打断了他,“对了,你今儿来找我有事吧。”

            老爷子心里头通透着,马上就没问了。我琢磨着刘队长估计从三婶那里听说了我的“悲?#25671;?#36523;世,所以这会儿生怕老爷子旧事重提把我给伤到了。

            我也没有再跟刘队长客气的心思,就把卖柿子的事儿跟他说了。他听完后狠狠一拍大腿道:“你怎么不早来两天。前天为了给单位职工发福利,我们后勤科长险些跟人干架,好不容易才抢到了几百斤烂?#36824;?#21487;惜可惜。这样吧,我帮你问问老韩叔,他们拉?#30733;?#26377;一百来号人呢。”

            一百来号人,就算每人十斤柿子也得一千多斤呢,这一下子就去掉了大半。今儿果然是来对了。

            刘队长是个行动派,马上就换了衣服领我去找老韩叔。

            老韩叔家离刘队长家不远,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。我们把事儿一说,老韩叔立马就拍板应下,一气儿定了一千四百斤柿子,价钱是四分钱一斤。还有?#19978;?#33735;什么的看了货再算,罢了还问我队里头过年杀不杀猪,能不能帮忙多弄几头。

            这事儿?#19968;?#30495;不清楚,只说回头跟队长叔说说,过两天送东西回来的时候再答复。

            这不到一个小时就搞定了一大半,我今儿的事也算是办得差不多了。从老韩叔这里出来,刘队长又拉着去了另外一个单位,把剩下的柿子全给定了。

            本来这事儿就算是完了,可?#19968;?#24819;着去附近看看,看有没?#26032;?#20892;?#25104;?#21697;的个体户,要是联系上了,以后直接送货就是,也省得?#30475;?#37117;要找刘队长办事,多麻烦人家。


            田忌赛马视频

              <em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thead id="bvnuv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<em id="bvnuv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thead id="bvnuv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<em id="bvnuv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ba赛事 欢乐炸金花怎么玩不了 11选5三角算法 快三走势图 澳门五分彩定位胆计划 山东十一选五中奖金图 搜狐彩票社区网 排列三和值振幅走势图 22选5大星彩票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 广西快3官方网站 甘肃十一选五已出号 qq刮刮乐刮5时效小喇叭怎么样兑奖 体彩黑龙江十一选五 官方正规手机彩票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