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/ins></em>

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<dl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thead id="bvnuv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<em id="bvnuv"></em>
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136书屋 > 都市言情 > 回到1981全文阅读 > 第1章

            第1章






            回到1981——这是我的新任务。

            事情还得从一个礼拜前说起。

            那一天我和办公室的几个实习生窜到隔壁办公室唠嗑,正巧遇到检察院送卷宗过来,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我表哥刘浩维。

            因为最近5。23案件闹得全市沸沸扬扬,我忍不住好奇朝问他要了卷宗翻开看看。才翻开第一页,就听到一旁的实习生小黄“哇——”地叫出声来, “没想到居然是个帅哥。”

            我低头看时,一时也有些惊诧。平常见多了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,忽然瞧见一张英俊干净的?#24120;?#19968;时有些不适应。

            照片上的男人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还要年轻,眉目极为清俊,脸上干干净净的,看起?#20174;?#20960;分知识分子特有的书卷气,更难得是一双眼睛极有神采,透着一股子的正义凛然,怎么看,也没有办法把他跟5。23恶性杀人案件联系起来。

            小黄显然也跟我的想法一样,小声嘟囔道:“刘哥,不会是警察抓不到人了,随便找个人来凑数吧。这人一看就是社会精英,怎么也不是杀人犯呀。”

            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也都纷纷探过头来凑热闹,女人们大多同意我们的看法,当然也有人大声反驳,“你们女人就是?#19981;?#20197;貌取人,没听说过一个?#20107;穡?#20160;么叫衣冠禽兽,这就是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话没说完就被屋里一大群女人啐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院里的?#25165;?#19979;来了。因为该案件极为恶劣,影响极大,故由院长亲自担任审判长,又委任了几个资深的法官作审?#24615;保?#25105;因为这两年表现尚佳,也被院长钦点,成为了审?#24615;?#20043;一。

            晚上不免挑?#24179;?#21367;宗仔细研读了一番,看完后忍不住唏嘘感叹。

            没有人天生就是罪犯,这个名叫金明远的男人亦是如此。看完卷宗,我对他不仅没有憎恶,反而愈加地同情。

            这个男人有着比寻常人?#37096;?#30334;倍的人生经历,三岁时父母双亡,尔后由舅父舅母收养,舅母苛刻严厉,所以他自小就备受虐待,七岁时舅母将其卖到镇上一户无子的人家,两年后,那户人家的女主人生了个儿子,九岁的他又被送去了孤儿院。

            金明远在孤儿院一直长到了十八岁,卷宗里并没有详?#35813;?#36848;他这九年里的境况,但是想必不会好过,要不然,他也不会在之后十来年里从未回去过。

            2000年,金明远大学毕?#25285;?#21335;下广州创?#25285;?2年初见成绩,?#20174;?#20013;和外贸公司,并交了女朋友,也就是后来案件的第一个死者曾小娟。

            卷宗里有曾小娟的照片,五官虽说不算太出色,但眉眼却非常妩媚,作风也相当大胆,据说当初就是她主动追的金明远。二人确立恋爱关系后没?#21969;茫?#37329;明远就在广州买了房子准备结婚,没想到第二年年初,曾小娟就提出了分手,还将那?#36861;?#23376;和公司的客户信息卷了走。

            许是初恋深受打击,之后金明远没有再找女朋友,一心一意地扑在事业上,几年间,他的公司迅速发展,到07年时,已经成了?#30340;?#32728;楚。

            07年8月,曾小娟再次出现,找到金明远要求复合。金明远居然同意了,当年10月,二人一同回北方老家准备操办婚事。后因公?#23621;?#20107;,曾小娟便先行北上,结果一去不复?#25285;?#20174;此杳无音讯,直到今年5月23日,她的尸体才在H省S市被发现。这就是5。23恶性杀人事件的导火线。

            今年8月,市刑侦队?#20493;?#38271;周开明在翻查旧案的时候发现了另外两起谋杀案,分别是08年10月17号的陈家铺杀人案和09年10月17号万年坝杀人案。周开明意外地发现这两件谋杀案与5。23案件中的杀人手法相同,经过仔细调查,最后终于将此三个案件并案处理。

            陈家铺案中的受害人是一位三十二岁的廖?#24352;?#24615;,于08年10月16日晚失踪,17日下午死者尸体被发现,确定为氰化物致死。据邻居?#20174;Γ?#27515;者生前经常虐待婆母和两个女儿,更?#20889;?#35328;说,之前病死的小女儿也是受其虐待致死。当时警方将重心放在其丈夫沈?#25104;?#19978;,但仔细查访后,排除了其作案嫌疑。之后又?#21483;?#23457;问过数十名嫌疑犯,终究无果。

            万年坝案中的受害人则是一位四十七岁的李姓中年男人,死者生前在一家孤儿院工作。警方在调查案件的过程中发现,死者在工作期间胁迫孤儿院十一位?#30528;?#21334;淫,并直接导致其中三位死亡。警方遂将那十一个女孩及其亲属作为重点嫌疑对象,追查了近半年的时间,却是一点线索也没?#23567;?

            因这两个案件所属的辖区不同,故警方一直没有将它们联系起来,直到今年5。23案件之后,才由周开明发现了蛛丝马迹,将它们并案。

            如果我不是法官,而是一?#40644;?#36890;?#20064;?#22995;,说不定还会为金明远“行侠仗义”之举大声喝彩,可作为一名执法者,我却只能摇头叹息。他明明有更好的方式来解决这些事,可却偏偏选择了最不妥当的。

            不仅是我,连一向嫉恶如仇的表哥刘浩维这?#25105;?#19968;反常态地和我共同感叹了一番,最后我无比痛心地总结陈?#23454;潰骸?#25105;觉得还是幼年?#37096;?#30340;遭遇让他产生了心理阴影,如果他是我儿子,我一定能将他教育成一个诚实善良又正直的人……”

            我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,当天晚上章老头就来了。

            在提到章老头之前,我觉得很有必要将故事的前情仔细介绍一番。

            我的名字叫钟慧慧,今年……年龄的事儿咱就先不说了吧。目前单身,独居,每周末回家探望父母共享天?#20303;?#25105;们家是中医世家,所以我大学毫无意外地学了中医。可这年头最不值钱的就是医生的学历,中医啊,女生啊,?#31350;?#23398;历啊什么的……然后一毕业我就失业了。

            后来花了足足一年的时间准备司法?#38469;裕?#28982;后又是公务员?#38469;裕?#26368;后终于艰难地混进了公务员队伍。

           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,我这一辈子基本上就这么风平?#21496;?#22320;过去了,可是偏偏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。意外就是,有一天章老头忽然出现了。

            从外表上看,章老头跟每天广场上跳太极舞的老头老太太们没什么区别,非要说的话,那就是他比别人要猥琐些。

            去年八月的一个早上,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往单位赶,才出电梯口就被他给拦住了,非说我身上有仙家灵气什么什么的。

            我当时第一直觉就是遇上骗子了,刚要开口赶人,眼前忽然一花,然后,我就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            之后我就成了章老头旗下打杂的杂役之一,偶尔帮他处理一些“他们”不方便出面的事儿。当然,这些活儿也是有报酬的,要不然,你以为凭我每个月那么点工资,能供得起现在这套小公寓?

            那天晚上章老头又来了,哭丧着?#24120;?#32823;拉着眉,看起来比平常还猥琐,一见面就抓了我桌上的小?#26432;?#21507;,三两口就干掉了一大半。我一瞧见他那样子就知道又来了活儿干,心里还有些高兴。

            章老头一向出手大方,除了钱之外,偶尔还会给我们一点福利,比如回到古代哪个朝代渡个几天假什么的——当然这事儿?#19968;?#27809;遇到过,以前听B市的小姐妹说起过,不过似乎也不怎?#20174;?#24555;,要不,她怎么后来再也没申请过了。

            章老头?#21592;?#21917;足了,终于回到正题来跟我说事儿,抹了抹嘴道:“你知道金明远那事儿了吧。”

            我不由得一愣。章老头以前只派给我做些打扫“战场”的轻省活儿,涉及的都是些寻常小妖精,从来没有提过仙家的事儿,更不用说凡人了。

            “那金明远是妖?#20426;?#25105;的第一?#20174;?#23601;是这个。

            章老头皱着眉头叹了口气,“要是妖就好办了,关键是——”他神情?#20102;?#22320;朝天上指了指。

            ?#19968;?#28982;大悟,“是上头的人?#20426;?

            老头子点?#35828;?#22836;,对我的上道十分满意,想了想又狠狠跺脚,“你说这都是些什么事儿,上头的办砸了事儿,让我们底下来擦屁股。”

            我没好气地道:“您得了吧,?#19968;?#27809;抱怨呢,这办事儿的还是我们吗。”

            老头子朝我讨好地笑了笑,咧嘴露出满口豁牙,“你?#21028;模?#36825;次的待遇肯定好,我一定向上头申请最好的配置,绝对亏待不了你。”

            有他这句话我就?#21028;?#20102;。这老头子虽然一向说话不着调,但其实为人还不错,起码对我很大方。他既然说待遇好,那肯定差不了,于是,我也就没有再多为难他了。

            之后,老头子把这任务仔细地说给了我听,我这才晓得,那个英俊的连环杀人犯金明远居然是大BOSS最宠爱的幺儿,名字叫仲恒。

            以前跟B市的那个小姐妹唠嗑的时候曾听她神神秘秘地提过一次,大抵是他如何英俊如何风流之类,一会儿是哪个仙子和他春风一度了,一会儿又是哪一位仙子非他不嫁了。说白了,其实就是个天庭版的纨绔,就是个花花公子,我对这种高干子弟一向没什么好印象。

            不过,这位高干不好好地当他的神仙老爷,跑凡间来做什么,还杀人——这应该是犯天条的事儿吧。

            章老头见我一脸疑惑,遂解释道:“这是我?#24039;?#22836;的规矩,得体验人间?#37096;啵?#27599;隔个几十几百年,这些大少爷们都得下来历练历练。你知道,这位小少爷在女色上…那个…有点啥…不是特别长情,结果人家不干了,?#20302;?#36305;去改了他的命格,又施了咒,引他入魔道。这事儿要真成了,嘿嘿——怕是不大好收场。这不,就让我寻个人回去指引他回归正途。”

            我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哭笑不得地指着自己的脸道:“你觉得我长得像保姆吗?#20426;?

            章老头道:“你不是也说了吗,要他是你儿子,保管教育得诚实善良又正直……”

            我真想打自己一嘴巴子。

            这差事是那么容易的么?且不?#21040;?#20859;一个孩子有多辛苦,责任有多重,单单是回到八十年代初,那日子叫我怎么过得下去。

            那会儿农村里头还没电吧,厕所都还是茅坑吧,连买个头发卡子都得要票吧,大伙儿连大?#36861;?#37117;还没吃?#20064;傘?#25105;没记错的话,那金明远可是出生在北方农村的,你让我一南方?#23194;?#24590;么受得了每天?#36973;?#39309;白面的日子?说不定还没白面?#38405;亍?

            我当然不肯了——虽然我知道既然章老头找过来我就推不了,可好歹也做做样子,争取一下更多的利益啊。

            “不管怎么说,钱得管够。”我伸出手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算给他听,“你?#37096;?#21040;了,我一个女孩子,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,总不能让我回去?#38498;?#19979;地干活儿养活他吧,指不定就把我们俩饿死了。还有,我听说你们手里头有那种能藏东西的法宝——”

            章老头立刻打断了我的话,“你?#23601;?#20174;哪里听来的,哪有这回事。”说罢还把脸别到一边去,一脸的?#30007;欏?

            我嗤道:“您得了吧,外头谁不晓得你们的手段,不是还有那种能种地的什么随身空间,带翡翠矿的,带金矿的,还有喝了延年益寿美容养身的神仙水什么的,统统都拿出来现现,我也不说要几个了,起码让我开开眼界吧。”

            章老头气得直哼哼,“你可真会做梦,要真有这样的法宝,那些妖精还修什么道,什么种地的空间,这不是违背自?#36824;?#24459;吗?#20426;?

            连神仙都出来了,还拿自?#36824;?#24459;说什么事儿呀。

            见我态度坚决,章老头最后终于松口,忿忿道:?#23433;?#19996;西的宝?#20945;?#20010;天庭也就几个,我是没有,但那位小少爷好像有一个。反正你也是为他办事的,回头我跟上头申请,把他那宝贝暂时调过来给你用。”

            尔后又说了一大堆的规矩什么的,直到我哈欠连天了,他才走。

            过了好一会儿他又用报纸抱着块方方正正的东西进来了,一边掀报纸还一边抱怨说,“这么大一小区,连块砖头都找不到,这还是拆?#36865;?#22836;的花坛才拿下来的。”

            报纸里头包着的赫然是一大块金砖,大小和纹路都十分地眼熟。这老头子会点石成金,我?#26174;?#23601;晓得,于是嗤笑道:“家里头?#38590;?#19996;西不行,你非要出去找。你看这桌子,这衣柜,变哪个不行啊?#20426;?#20851;键是变哪个都比砖头大呀。

            章老头不理我,把金砖往我桌上一放,说了句“明儿早上我再送东西过来?#20445;?#28982;后一眨眼就消失了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大早,我就在枕头边上瞧见了他送来的东西,是个碧绿碧绿的大扳?#31119;?#19968;看就是个值钱货。我在大拇?#24178;?#22871;了一阵,发现实在碍事得很,只得从抽屉里找了根红绳子出来,将它串起来挂在了脖子上。

            这东西实在好用,心念一动就能感觉到一个偌大的空间,说不清楚到底有多大,反正空荡荡的,啥也没?#23567;?#25105;盯着床上的被子一想,被子马上就消失了,然后?#30149;?#26700;子、椅子……哎呀这要怎么才能放出来…

            我给章老头打了个电话,仔细询问了扳指的用法,然后用?#26432;?#32440;把金砖包了,再从柜子里掏弄了半天,寻了个最破旧的旅行包将它裹上,直奔珠宝店而去。

            一会儿就把金子给换好了。

            最近行情好,金价居高不下,这一转手,我手里头就多了四十多万,要是光买大米,足够我吃到下下辈子了。

            章老头说要送我去1981年金明远三岁的时候,那会儿到底是个什么光景我可真说不好,不过俗话说有备无?#36857;?#21482;要我把什么都备下了,到时候什么状况都不怕。

            正好碰到国庆七天假,我跟家里人说出去旅游,实际上整天地在城里囤积货物。

            大米白面植物油什么的直接从人厂里拖,一次就是一?#25285;?#37027;厂里管销售的经理以为我是附近哪个事业单位?#31243;?#31649;采购的,跟我套了半天近乎,一直跟我暗示什么,眼睛眨巴得都快抽搐了。

            还有小朋友穿的衣服鞋袜得备好,从三岁到十八岁,?#21512;那?#20908;每样都得来几身,还有我自己的衣?#30740;?#23376;什么的……大到铺盖被褥小到香皂毛巾洗发水,还有头发卡子指甲钳,什么假证、介绍信……后来我索性找了个刻私章的小子,一气儿让他给我刻了十几块公章,跟他说我们剧组拍电影用,也不知他信了没信。

            这些货物什么的都是小事,有钱就能买到,麻烦的是?#20064;?#20154;民?#25671;?

            我总不能拎着一袋子2010年的人民币去买东西吧,至少也得1980年出厂的。为这,?#19968;?#21160;用了表哥的人脉,让他托公安局的一朋友找了个收?#26432;?#30340;贩子,一气儿买了面值两千多块钱的八零版人民币,一色儿的大团结。

            费了三天的时间,我才算把东西准备好,仔细检查了一番,又?#21483;?#22686;添了一些。

            国庆结束前的最后一天,我被章老头送去了1981年。


            田忌赛马视频

              <em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thead id="bvnuv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<em id="bvnuv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thead id="bvnuv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<em id="bvnuv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决战手机版终于来了在哪下载 福彩p62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十一选五任二规律 中国体彩网顶呱刮 广东好彩1的开奖记录 大发时时彩后三组六技巧 36选7最新开奖 体彩北京11选五 河北20选5幸运之门走势图 第十三届环岛自行车赛 腾讯分分彩 透码精英 %准确的特码资料 11选5任八稳赚 山西11选5遗漏数据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