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/ins></em>

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<dl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thead id="bvnuv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<em id="bvnuv"></em>
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136书屋 > 都市言情 > 回到1981全文阅读 > 第9章

            第9章






            我在县城里转了半天,才终于瞧见了一个南货店,门口摆着两个竹编的筐子,里头只剩下半筐子被人挑剩的烂苹果。

            我事先没开口说卖柿子,问那二十多岁的年轻小老板有没有柿子卖。那小伙子见我打扮得光?#21097;?#20197;为我是哪个单位来采购的,急忙热情地迎上来,道:“大妹子要柿子?要多少?俺店里头现在没有,不过过两天保管给弄来,就是数量不多。”

            数量不多!我一听就觉得有戏,笑眯眯地看着他,和蔼可亲地问道:“这价格怎么说?”

            小伙子爽快地道:“今儿头一回生意,俺看妹子你也是个爽快人,这样吧,俺就不赚钱,交你个朋友。俺四分半的进价,五分一斤卖给你,就赚个路费钱,妹子您看怎么样?”

            我笑了笑,弯腰捡起筐子里的一个烂苹果,上下抛了抛,道:“行,四分半,俺手里头还有五六百斤,通通卖给你。”

            小伙子顿时傻了眼了,苦哈哈地道:“大妹子别开玩笑了,您看您这身打扮,一看就是从大城市里来的,卖什么柿子啊。”

            我笑道:“别一口一个大妹子的,姐比你年纪还大呢,得?#20889;?#22992;。?#19968;?#30495;没骗你,手里头还剩五六百斤柿子,你说个价,我要觉得?#40092;?#25105;就卖给你。要觉得不?#40092;剩?#25105;直接把东西送收购站去。”

            见我言之灼灼,小伙子这回信了,笑嘻嘻地道:“送什么收购站呐,那公家的地方价格都压得老底的。再说了,人家收不收柿子还不一定呢。您就送我这儿,保管价格公道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别给我?#35835;耍?#30452;接说了吧,什么价儿?”

            “三分半,”小伙子收了笑容,正色道:“您千万别说俺黑,这水果不同其他东西,总有几个坏的,到时候全都得算我的。再说我零卖,难免有时候多添个一两半钱,?#38382;?#19968;多,斤两就?#20808;?#20102;。我要是收的价高了,实在没钱赚。”

            他这话倒也不虚,我没考虑多久,很快就拍板应了,说好了后天让人给运过来。

            这小伙子见我爽快,很是松了一口气,急忙又拉着我唠嗑,目的不外乎想再贩点东西卖。我也有意跟他建立长期合作,?#27604;?#25171;起精神来跟他谈?#23567;?

            小伙子叫龚亮,今年才二十出头,高中毕业以后原本要进厂的,后来非要自己出来搞个体,为这都跟家里人闹翻了。我觉得以他的闯劲儿,成功只是早晚,言语间?#27604;?#19968;片赞誉。估计他没这么被人夸奖过,兴奋得脸都红了。

            最后我们终于说定了,以后每隔十天就?#20040;?#37324;送一次货,鸡?#21543;?#36135;他通通都要。具体价格的事儿,我让陈队长到时候再和他谈。

            在车站附近的小店里随便吃?#35828;?#19996;西后,我就直接回陈家庄了。

            离陈家庄外头的公路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我就下了车,没别的,千万不能让人瞧见我一个人孤零零地下车的,要不,到时候我那一大堆东西该怎么解释。

            ?#28909;?#23450;四周无人了,我这才大袋大袋地往外搬东西,三十斤一袋装的大米拿了七八袋出来,再用两个麻袋装起来,省得外头的标签被人瞧见,还有油盐酱醋各色调料也统统地弄了个大袋子裹好。收拾好了,我才一屁股坐在麻袋上,等着有人经过的时候去队里叫人。

            天晓得这路上怎么会这么萧条,我等了足足有半个多小?#20445;?#30524;看着太阳都快落山了,这才远远地瞧见有辆马车不紧不慢地朝这边走过来。待走近看清了马车上的人,我顿?#34987;?#21916;起来,急忙上前道:?#20474;?#32769;把式叔,是您呐。”

            来的可不正是车老把式,不过话又说回来,整个大队也就他老人家?#26032;?#36710;,除了他还能有谁呀。

            马车的后座上还坐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太,头发花白却梳得一丝不乱,脸上和?#36335;?#19978;都干干净净的,面容和眼神很是祥和,看起来似乎跟队里其他老太太们有些不一样。

            “是钟家妹子呀,你怎么一个人坐这儿呀?”车老把式问道。

            我道:“我刚从县里回来,找朋友买了些东西运过来。一下车就动不了了。这位是陈奶奶吧。”

            老太太笑眯眯地朝我点点头,低声朝车老把式道:“赶紧帮钟姑娘把东西搬上来,她一个女孩子家,哪里搬得动这么多东西。”

            车老把式没说话,立马跳下车,手脚麻利地帮我搬东西。让一这么大岁数的老人家帮我搬重物,我心里头特别过意不去,也急忙伸手去抬,一个不留神,险些把胳膊都扭了。

            “妹子车上坐,别管他。别看他年纪不小,力气大着呢。”陈奶奶?#21584;?#39532;车板,笑眯眯地说道。

            ?#19968;?#26159;坚持帮着托了一把,?#20154;?#26377;东西都搬上了马车,这才拍了拍?#36335;?#19978;的灰尘爬上车。车老把式一向话不多,所以回去的路上我一直跟陈奶奶说着?#21834;?#22905;老人家的口音不像本地人,虽说穿着一身庄稼?#35828;?#34915;裳,可谈吐和气质却让我想起了旧社会时的大家小姐。

            车老把式一直把我送到家,又帮忙?#35835;?#19996;西,末了连茶也不肯喝就要走。我?#28866;?#22320;拉着,好说歹说,才塞了一瓶芝麻油给他。

            等把东西收拾好,三婶已经听到动静带着小明远过来了。

            我转过身,只看见一个小小的人影像只小火箭似的冲进院子,一把扑进?#19968;?#37324;,撞得我往后退了好几步,一屁股蹲坐在地上。虽然小明远有时候会特别地热情,但在外人面前他一向是比较羞涩的,今天这亲热劲儿让我都有些意外。

            “今儿这是怎么了?”我一手支着地,一手反抱住怀里的小人儿,笑着问道。话一说完,手里微微觉得有些不?#21097;?#20302;头仔细看,只见早上新换的?#38472;?#33394;袄子上全是泥巴印子,袖口的线缝都被?#35835;?#20986;来,原本戴在头上的小贝雷帽这会儿已经不见了踪?#21834;?

            小明远不是淘气的孩子,对身上的?#36335;?#19968;向爱惜,怎么会弄成这样?难道和人打架了。

            赶紧松开他仔细察看,果然瞧见他眼睛红红的,脸上还隐约残留着哭过的痕迹,嘴巴抿得紧紧的,嘴角还一抽一抽,显然在使劲儿憋着不哭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          “怎么了,是不是和人打架了?”我尽量把声音放得柔和些,生怕吓到他。

            “小明远这么乖巧,怎么会跟人打架。?#27604;?#23158;愤愤不平地骂道:“是下南洼那两个不要脸的找来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什么!”我顿时大惊,一骨碌跳起身,“他们来做什么?”虽说找到小明远后我马上就去办了领养手续以防万一,可心里头还真没想过那两个人还能找过来。他们毕竟不是小明远的亲爹亲妈,好不容易才把这个“包袱”甩掉了,应该不会再自找麻烦才对。

            三婶气道:“还能做什么?不晓得是从哪里听到的风声,知道是你抱养的娃儿,跑过来想讹钱呗。”

            “混账东西!”我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声,心里头跟火烧一般。这两个不要脸的贱人,当初我不想把事儿闹大,所以也没去追究他们虐待孩子的事儿,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敢找上门,真是良心都让狗给吃了。

            “大妹子你别怕,有俺们护着,他们抢不走孩子。俺们大队一百多?#29228;?#21147;,还能被那两个不要脸的得什么好去不成。今儿他那表舅被你三叔举着锄头追了有两三里地,以后再也不敢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我?#27604;?#19981;怕他们明着来,就怕暗地里使坏。小明远毕竟年纪小,他们若是趁我不在的时候?#20302;?#26469;抓,小娃儿连反抗的力气都没?#23567;?#25105;又不可能说整天带着孩子一步不离。

            “三婶,您明天带我再去一趟下南洼,我得把这件事给解决了!”我仔细想了一阵,觉?#27809;?#26159;把这件事做个了断比较好。

            可三婶却不同意,急得直跳,“你跑那儿去干嘛,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,他们赵家人多,要是在我们大队也就算了,欺也欺不到这里。可你自个儿送上门去,他们就算没理也能找出理来,能轻易放过你?千万别做傻事。”

            “可是——”

            “妹子,你是城里人,不晓得俺们乡下这些事儿。那两个不要脸的虽然不是个东西,赵家自己人也不待见。可要是真出点什么事儿,又铁定要护着。俺们队也是一样的,谁要敢来俺们队里来撒泼,可不管你有理没理,先打一顿再说。?#27604;?#23158;许是见我神色不对,苦口?#21028;?#22320;劝道。

            我也晓得她的好意,仔细想想,只得点点头,但还是坚持道:“要不这样,?#19968;?#26159;托人过去传个信,就说我这边是经过法律手续正式收养的,他们要?#20197;?#26469;,那就是违法,咱们就去公安?#30452;?#35686;。嗯,再顺便提一提我和那个公安局刘队长关系不错……吓吓他们也好。”

            这刘队长也倒霉,一身虎皮不知被我利用了多少回了。

            三婶听罢,连连点头赞同,道:“这主意好。他们下南洼的人混是混?#35828;?#20799;,但绝不敢犯事儿。要是晓得这是违法犯罪的事儿,肯定不敢干。俺明儿就让你三叔去一趟,吓他们一吓。”

            我给三婶拿了一袋大米和一壶油,她这回没推辞,欢欢喜喜地收下了,连说晚上就回去煮粥喝,又说过几天三叔去山里头打猎给小明?#35835;?#20960;个傻狍子来。

            三婶走后,我赶紧烧水给小明远洗澡。

           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以后可再也不敢留他一个人在家了。小?#19968;?#20170;儿好像也吓到了,洗澡的时候也一直盯着我看,眼神怯怯的。我一边给他洗澡,一边检查他身上的伤。好在冬天的?#36335;?#31359;得厚,只有?#36335;?#19978;有扯坏的痕迹,身上倒是干干净净的。

            “他们今儿是不是打你了?”见他神色终于稍稍安定下来,我小声地问道。

            小明远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,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,但终究没有掉下来,颤着嗓子道:“他们要抓我,我就使劲儿地跑,他们就拉我的?#36335;?#36824;把我的帽子抢走了。后来三奶奶来了,就让我进屋里去了。”

            ?#30333;?#24471;好,”我笑着表扬他,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叮嘱道:“以后再瞧见他们就赶紧跑,躲谁家里头都?#23567;?#35201;是被他?#20146;?#20303;了,就用石头砸,用牙齿咬,打不死他丫的。”

            小明远眼睛瞪得大大的,使劲点头,好像真记心里头去了。

            等给他洗了澡,我才想起来又重新叮嘱道:“跟别人打架可不能用这些招数,知道吗?”

            小?#19968;?#20063;不晓得有没有真明白,反正一个劲点头就是。

            晚上我终于吃上了一顿香喷喷大米饭,就着红烧肉和耗油青菜,吃得饱饱的,幸福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小明远也吃了两大碗,吃完了还自觉主动地收拾碗筷想去洗碗,被我给拦住了。

            他嘴上虽然不说,可我心里头知道,他肯定还是怕的。说不定心里头还会以为?#19968;?#25226;他送回去,所以才这么急切地想要讨好我。

            这么一想,我的心里头更难受了。

            晚上我抱着他睡,给他讲故事。不再讲什么阿里巴巴了,也不?#19981;?#30427;顿了,更不要说什么海的女儿,太悲切了。咱说哈利波特,说带着伤疤的被?#22235;?#34384;待的小哈利其实是伟大的救世主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,我就瞧见小明远抱着扫把小声地嘀咕着什么,一会儿在院子里跑来跑去,严肃地板着脸,认真得不得了。

            我忽然觉得,我要是念大学的时候学的是幼?#35848;?#22810;好,这样的话,现在我就知道该怎么办了……

            本来打算过两天再陪着队长叔一起去城里卖柿子的,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儿,我一点进城的心思都没有了。第二天就把老韩叔和龚亮的地址给了队长叔,让他赶紧把柿子收好了再一齐送过去。

            队长叔原本还挺高?#35828;模?#23601;是一听说两边的价格不一样?#22836;?#20102;难,问道:“这价格的事儿可怎么好?”大伙儿一齐卖柿子,总不能一人一个价吧。

            对这事我心里头早有想法,笑着道:“我倒是有个主意,就是不知道队里人同意不同意。”

            队长叔急忙道:“那你赶紧说说,俺们哪能不同意啊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的意思是都按照统一价三分一斤收上来,毕竟这两千来斤东西送进城也不容易,至少得去两个人吧,还得一辆车,去了城里说不定还得吃顿午饭,这都?#27809;?#38065;。没有说让人白?#37327;?#30340;道理。不说多的,这出车的一天一块钱,跟去的俩人一天一块钱,伙食费也按照每人一块的标准补贴。再剩下的钱,就当做队里的公?#33162;?#20135;,以后过年过节,慰问慰问队里的孤寡老人什么的都?#23567;?#35201;是以后钱赚得多了,修路盖学校都有了。”

            队长叔听得呵呵笑起来,摸着下颌的短须一个劲儿乐,“大妹子这主意好,俺这大队长当了好几年了,一直就是个光杆司令,手里头半个子儿也没?#23567;?#36825;下好了,还能有余钱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这事儿是不是跟大伙儿商量商量,我就怕有人不同意。”这年头,大伙儿家里头都不宽裕,一分钱都恨不得分成两半花,要是不同意也不奇怪。

            “没事儿,俺去跟大伙儿做思想工作。要不是大妹子你说这柿子能卖钱,大?#19968;?#36824;不是屯在家里头浪费。还能计较那么点事儿?”队长叔拍着胸脯应道,一脸的自信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整天我都跟小明远在一起,上午教他认拼音,下午教他背诗,什么床前明月光,什么锄禾日当午。

            小?#19968;錛切?#22909;,我只说了两三遍他就?#20146;?#20102;,几分钟一首几分钟一首,没过多久就快把我的脑容量给掏空了。我?#27604;?#19981;能被他看出来,只找借口说天晚?#35828;?#30561;觉了。

            早上起床的时候,忽然发现小?#19968;?#30340;脸蛋似乎圆了一些,心里一喜。赶紧?#40092;直В?#26524;然比来的时候重了些,顿时满怀成就?#23567;?#30475;来这养肥大计已经开始见效了。


            田忌赛马视频

              <em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thead id="bvnuv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<em id="bvnuv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thead id="bvnuv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<em id="bvnuv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pk赛车投注官网 六合图库话中有意 超级大乐透开奖走势图 彩票模拟选号 2019142期30选5 澳洲幸运8定位走势 天津快乐10分直播 吉利三分彩是骗人的吗 app最新彩票 组六稳赚的投注技巧 福彩p62中奖号码结果 2019年3d直选号493 广东36选7第开奖结果 澳门博彩股份有限公司 40张牌28杠生死门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