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/ins></em>

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<dl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thead id="bvnuv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<em id="bvnuv"></em>
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136书屋 > 都市言情 > 回到1981全文阅读 > 第6章

            第6章






            以三叔三婶的好客劲儿,当然不会让刘队长喝杯茶就走,非拉着要吃晚饭。

            等晚饭吃完,外头的天早就黑了,三婶又留他过夜。我琢磨着他晚饭时喝?#35828;?#37202;,大晚上摸黑回去不大安全,也在一旁开口留,于是他晚上就没走。

            晚上刘队长跟三叔睡一间,三婶跟我和小明?#37117;?#19968;炕。才躺下我忽然想起麻袋里的猪肉了,赶紧叫了三婶一起去把猪肉倒出来。

            “哎呀,你个?#20498;?#23064;,买这么多肉干啥?”三婶一见这两大麻袋,顿时大惊小怪地直跺脚。

            我呵呵地笑了两声,回道:“这不是明儿找人帮忙吗,伙食得开好,要不,大伙儿怎么有力气干活儿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也用不了这么多!去公社里买两斤肉就足够了,你看看你,这么多肉,?#27809;?#22810;少钱。”三婶嘴里絮絮叨叨地抱怨着,手里头却是不停,没多会儿就把两大麻袋的肉给搬出来了,露出装在最底下的猪下水。

            三婶立马高兴起来,欢喜道:“?#24616;裕?#36865;了两幅好下水,明儿找几块老姜和着八角一块儿炖了,保管好吃,连猪肉都省了。”

            我深深地觉得,三婶真的很会过日子。可是…我买这么多猪肉回来是准备吃到过年的么?

            经过反复多次的劝说,三婶终于被迫同意等房?#26377;?#23436;了请帮忙的伙计们吃顿猪肉白菜饺子。就这还累得我喝了两大碗凉水,不过心里头美滋滋的,不管怎么说,三婶待我是真好。这年头的人,真是?#37202;?#21834;……

            有刘队长在,晚上我就没整理麻袋里的其他东西,预备等他早上走了以后再开包,也省得我偷偷从空间里淘?#27426;?#35199;出来的时候被他瞧见。

            因为第二天早上要上班,刘队长天没亮就起来走了。

            等我睡醒的时候,来帮忙干活儿的村民都到齐了。陈队长带队,一共有六个劳力,四个年轻小伙儿和两个年岁大些的老汉。我赶紧冲出来跟大伙儿打招呼,陈队长给我介绍了这几位帮忙的乡亲。

            两个老汉都姓陈,比三叔还大一辈儿,但瞧着挺精神。一位叫七爷,平时在队里看看鱼塘什么的,另一位大伙儿都叫他?#36947;?#25226;式,村里唯一的一辆马车就是他的。我赶紧唤了他二人一声,又从兜里把昨儿买来的烟递上。两位老人家瞧了一眼,不肯要,说是没味儿。

            另外几个年轻小伙儿也都是陈家年轻一辈儿的,名字也非常的富有农村特色,?#30452;?#21483;狗剩、二柱子、铁顺和三牛。我又?#26469;?#25226;烟递了一圈儿,这回他们收了,还乐呵呵地道:“咱们不是七爷那样的老古板,这带嘴儿的可轻易抽不上。”

            一伙人说了几句话,我简单地说了下要求后他们就去开工了。我这才赶紧回屋去准备唤小明远起床穿衣服,一进屋,才发现小?#19968;?#26089;就已经穿好衣服起床了,一瞧炕上,连被子都叠好了……这懂事的,还是三岁的娃儿吗。

            不过?#19968;?#26159;坚?#30452;?#30528;他去洗脸刷牙,显示了我作为姑姑的责任?#23567;?

            因为来的人比预料的多,三婶这会儿已经忙着开始准备中午饭了,见?#19968;?#25289;着小明远嘻嘻哈哈地说着话,赶紧过来打断道:“大妹子啊,你还是去那边屋里瞧瞧吧,看什么地方要动要改的,都得先跟他们大老爷们儿说一声。”

            我被她一提醒,马上想起厕所的事儿了,一个激灵跳起身,闪电一般地冲到屋里去。一会儿,托着个便盆出来了。

            说起来这时代什么事儿都好适应,就是厕所让我想哭。八十年代农村的厕所啊,就是挖个坑,然后搭两块板子……算了,?#19968;?#26159;不说了,免得晚上吃不下饭。

            这再一次说明了我的准备是多么的充分,对于到底是买蹲式还是买坐式的,当时?#19968;褂淘?#20102;老久呢。

            “大妹子,这盆儿真大,要放在过年,一整锅粉条都够放啊。”三婶对这个白呼呼的大东西迟疑了一下,开口问道:“不过这好好的底下怎么开一口?”

            我顿时有种想哭的冲动,想了想,还是仔细地跟她老人家解释了一番,等听我说这?#19968;?#20160;居然是个马桶,三婶笑得合不拢嘴,哈哈地直跺脚道:“你们城里人真是有意思,咋个茅坑还弄得白花花?#20937;?#20809;的,瞧这干净利索的,真蹲上去了,哪儿拉得出来呀?”

            我只嘿嘿地笑,手里头使劲,想把东西给拖过去。三婶估计是看不惯我这幅要死要活的样子,赶紧过来给我搭了把手,又不住地问我这?#19968;?#20160;打哪儿买的,怎么装?

            我哪里敢说自个儿带的,只往刘队长身上推,至于安装么,这还真难不倒我。

            九十年代初的时候,我们?#19968;?#20303;带小院的房子,我那时候就瞧见过我爸装马?#21834;?#22806;头挖个坑,再用大石棉瓦盖上,里头用水管子接上,也不用自来水,提桶水放着,?#30475;?#29992;完冲干净就?#23567;?#25105;要是没经验,也不敢随便把东西往这里带呀。

            小明远是个跟屁虫,我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。小?#19968;?#20799;还有模有样地伸手过来帮忙,小脸憋得红红的,瞧那样子分明用了大力气。

            我那房子离三婶家本来就不远,不一会儿就到了。大伙儿对它果然也表现出跟三婶一样的态度,哈哈地笑了我一阵。不过见我坚持,大伙儿还是按我的说法把东西装在了后门外的小院子里,又给搭了个小茅棚。

            装马桶的时候出?#35828;?#23567;问题,我就记?#20040;?#37197;套的水管了,没想到还缺水泥,更没想到这地儿居然连水泥都没得卖,最后还是陈队长把自家屯的半袋子水泥借我用了。不过陈队长让我别跟别人说。

            大伙儿干活儿特别卖力,不一会儿屋顶就给换了,顶上的梁都重新换了一根。是陈七爷让那几个壮小伙儿从他家里头给搬过来的,顶好的松木,怕有六七岁小孩儿的腰粗,我琢磨着估计得值不少钱。给他他老人家又不肯要,我想了想,还是等房?#26377;?#23436;了,再送一条猪肉过去。

            中午三婶炖了一大锅猪下水,大伙儿吃得?#28982;?#26397;天。小明远怕我捞不着,还使劲地帮我夹菜。那认真专注的小模样,大伙儿都说一瞧就晓得我们俩是亲戚。

            ?#36947;?#25226;式一个劲儿地夸我的伙食弄得好,弄得我特别不好意思,加把劲儿赶紧道:“?#35753;?#20799;,明儿把房子弄好了,请大家吃猪肉白菜饺子。大活儿把家里人都叫过来,俺们一起热闹热闹。”

            大伙儿听着都拍手叫好,陈队长连连点头道:?#29240;?#23478;妹子就是实诚。”

            只有三婶在一旁苦笑。

            下午我把昨儿买来的东西整了整,除了三婶托我买的布和白糖外,?#19968;?#20080;了一大堆的生活用品,当然从空间里也搬了一大堆出来,瞧得三婶一阵眼热,尤其是对着那?#20154;?#29942;挪不开眼。我二话没说就送了一只给她,这东西在现代也就二十块钱一个,这几天?#22812;?#21507;馍馍就不止这点钱了,还不算小明远的呢。

            县城里没大米卖,我就算能变出来也没辙,就跟三婶说我跟?#26412;?#30340;朋友打电话了,托他给我买了几百斤大米和?#20572;?#36807;十天就送到县里来,到时候我去城里接。

            三婶听了,一个劲儿地夸我本事大,罢了又提起刘队长的事儿,满脸骄傲地说道:“那个俺们队里坐轿车回来的,你是头一个。大婶就晓得妹子你是个不一般的。”

            我特别不好意思。

            大伙儿一直忙到了天黑才收工,点着煤?#20599;?#21507;了顿晚饭。晚上?#20197;?#20040;也不让三婶炖猪下水了,割了几斤五花肉红烧,放了几个土豆一块儿炖着,到了?#22812;?#30422;的时候,大伙儿脸都红了。就连我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,这日子过得,好几天没正经吃一顿肉了。

            虽说三叔三婶对我如?#27515;?#36153;有些责备,不过一旦上了筷子,就没一个客气的。陈队长把他们家两个半大的小孙子也叫了过来,吃得都红了眼,临走的时候还跟我说,?#29240;?#38463;姨,明儿我们还来吃饺子啊。”

            三婶子一声吼把他们给吓走了。

            晚上躺在炕上给小明远讲故事,从现代带来的看图识字的故事书花花绿绿的,小明远特别?#19981;叮?#25265;着小册子翻了一遍又一遍。我就哄着他教他认拼音,小?#19968;錒怨?#22320;点头,嫩着嗓子一个音一个音地跟着我读,十二份的认真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大早上,他就已经能把二十六个拼音字母背出来了。

            到中午的时候,我就听到他来着陈队长家五岁的大孙子说狼来?#35828;?#25925;事了。

            这孩子聪明的,让我很有压力呀。

            中午大伙儿热热闹闹地吃了顿饺子,大人小孩儿一齐算上,得有二十来个。炕上肯定挤不下,三婶就在隔壁铁顺家借了张大桌子和几把椅子,大老爷们都蹲椅子上,女人小孩儿都蹲地上,满院子都是人。

            三婶借机给我介绍了附近的邻居,大多是打过几回照面的,就觉得眼熟。这会儿院子里热闹,满眼睛都是人,我都分不清谁是谁,反正就是冲着傻笑就是。

            下午去房子里收拾了一下,把东西都抬了进屋。箱子?#20154;?#29942;都是大件,其余的都是毛巾洗脸盆之类,几个大婶对我那块剥了皮的香皂特别感兴趣,凑一起闻了半天,连连点头。

            我本来想送她们一人一块来着,仔细一想还是算了。虽然大伙儿都朴实,但我也没必要把自个儿弄得跟个土财主似的,万一下回人?#20197;?#25214;我要咋办?我可不能管人家一辈子。

            这新房子收拾得格外敞亮,里外的墙上都重新糊了泥,院子里的杂草一根不剩,后头的小池塘都给收拾出来了,就是水不大干净,不过冲个厕所什么的还是不在话下。

            炕上铺了竹席,三婶抱了两床棉被和一张瘸了腿的小桌子给我。隔壁的铁顺送了些柴火过来,还有陈队长和七爷给了我两袋粮食,?#36947;?#25226;式送的是铁锅和碗筷,其余的几家都送了些日常用品。把东西凑?#27927;?#21512;,日子差不多就能过了。

            这会儿晚上还不算太冷,家里头也没烧炕,所以当晚我跟小明远就搬了过来。大伙儿为了庆祝,还放了一小截儿鞭炮,直把队里几个娃娃乐得不?#23567;?#31561;鞭炮放完了,一个两个都凑过来找没炸响的死炮,回头?#19968;?#28790;里头夹块木炭,远远地点上,一甩手扔进水里,发出“砰——”地一声响。

            小明远看着那些小泥猴子眼睛发亮,满脸的?#26469;?#27442;动。可他还是搬个小板?#20351;怨?#22320;坐在我身边,撑着个小手一会儿看我说说话,一会儿又朝院子里头的小泥猴子瞧几眼。

            我生怕他被我养得跟个姑娘样儿,就让他去跟娃儿们玩去。小明远想了想,却不动,小声而坚定地说道:“我陪姑姑。”说完了又生怕我赶他走似的,赶紧补上一句道:“炮仗炸手,痛。”

            我心里头一惊,这话说得,要不是被伤到过,怎么会这么记性。赶紧抓起他的手仔?#22797;?#37327;,还好还好,除了瘦?#35828;?#40657;?#35828;悖?#20498;没有其他的伤。不过说起来,这年头,大伙儿连温饱都还没解决,想在农村里头找个胖的还真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小明远这心思就是水晶做的,一见我这番举动就猜到了我的所想,道:“舅舅家的小驴蛋子贪玩,炸鞭炮,流了好多血。”

            我想了想,也觉得这种?#21480;任?#38505;的玩具还是不要玩的好。

            不过,也不能因噎废食呀。再说了,男孩子要是不?#20808;?#26368;容易养成孤僻的性格,性格一孤僻,人就容易钻牛角尖,一钻牛角尖,就容易出事儿。所以,?#19968;?#26159;把他给推了出去,还叮嘱他好好玩儿。

            跟屋里几个大婶大?#22791;?#20799;唠了一阵嗑,添了些水和瓜子,又忍不住朝院子里看两眼。这一看之下就头疼了,小?#19968;?#19968;个人站得远远的瞧着,别的小娃儿根本不理他。

            我仔细想了一阵,觉得只有两个可能,一个就是小娃儿们欺生,二就是人家嫌他小,到底才三岁,那?#27721;?#23376;里头最小的也比他高半个脑袋呢。我小时候也不?#19981;?#36319;比我小的孩子玩儿,嫌她们?#23383;傘?

            于是偷偷从空间里摸出一把糖来,?#37027;?#22320;叫了小明远一声。他耳朵倒尖,撒着小短腿儿马上就跑过来了。我把糖递给他,小声叮嘱了几句。也不晓得他有没有听懂,眨巴眨巴眼睛,点点头就回去了。

            我心里头总想着这事儿,过了没多久就想往外瞧,铁顺嫂子见我缩头缩脑的样子笑道:“大伙儿瞧瞧钟家妹子,对她们家明远真是比亲儿子还上心。我们队里谁这么带娃儿的,吃饱了往外头一扔就是,淘气了一顿打,这些皮娃子,一打就老实。”

            我只是嘿嘿地笑,这要换做别的孩子打个几顿估计没事儿,可我们家孩?#29992;?#24863;又脆弱,要是打坏了怎么办。再说,这才三岁,又瘦巴瘦?#20572;?#24515;疼都来不及,哪里舍?#20040;頡?

            说话时,三牛嫂子忽然诧异地大声道:“外头咋了,咋了咋了,咋打起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大伙儿赶紧冲出来看,只见一群小娃娃正在打群架,哇啦哇啦地乱?#23567;?#25105;生怕小明远吃亏,使出了?#38405;?#30340;力气往里挤,等进去一瞧,不?#20667;勉蹲 ?#23567;?#19968;?#20799;气定神闲地站在一旁看,一边瞧还一边砸吧着嘴吃糖,几个娃娃卯足了劲儿地还在掐,不晓得到底在打个什么劲儿。

            也不晓得怎么了,我只觉这事儿给小明?#38431;?#20851;,赶紧将他抱着挤了出来,进屋后把门儿一关,正色问道:“告诉姑姑,他们怎么打起来的。”

            小明远一脸无辜地看着我,“二流子要抢我的糖,我把糖给大河和鼻涕虫他们了。然后,他们就打起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我的小祖宗唉……


            田忌赛马视频

              <em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thead id="bvnuv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<em id="bvnuv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thead id="bvnuv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<em id="bvnuv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澳洲幸运10开奖记录 打排球动漫 特碰二中二多少倍 四川时时彩账号 pk10开奖直播历史记录 百人通比牛牛 黑龙江福彩20选八 浙江20选五开奖 中国福彩网开奖查询 时时彩龙虎和开奖视频 足彩310 极速飞艇 现代诗导刊 斯诺克大师赛2019 平特一肖怎样买最稳 江苏快3现场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