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/ins></em>

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<dl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thead id="bvnuv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<em id="bvnuv"></em>
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136书屋 > 都市言情 > 回到1981全文阅读 > 第5章

            第5章






            “哎,你等等,等等。”

            我风风火火地往前头走,刘队长急急忙忙地在后头追,“我说你…脾气怎么这么大呀,我哪儿得罪你了。哎,你等等……”

            他到底人高腿长,三两步就赶到了我前头,一?#21568;?#25105;拦住,这会儿再没沉着脸了,一副客客气气有求于?#35828;?#26679;子,“刚才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别气,这,我跟你赔不是了,行不?”

            既然人家都道歉了,我也没必要再端着,不过我可真没说假话,“我可不是跟你生气,真有事儿,得去供销社买东西,一大堆呢。今儿还得赶回去,要不家里头孩子得哭闹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要买什么东西我陪你去,回头看了病我再亲自开车送你回去。对了,你哪个公社的?”他这会儿还真是一脸诚恳了,看来这患老寒腿的人和他关系不一眼,不是亲爹就是亲妈,要不就是老丈人。

            “您有车吗?”我笑了笑,有些不怀好意地问道。这才八一年呢,公安局就给队长级别的配车了?

            “这个你别管,保证把你送回去。”刘队长拍着胸脯道。

            男人说话一口唾沫一口钉,既然他都这么说了,我自然信他。再说了,我连供销社在哪儿都不知道呢。

            两人一说好,先去供销社买东西。出门前三婶给了我好长一个单子,全是要买的东西,我自个儿再添了一大堆,一进门儿我就直接把单子给那售货员了。

            说起来,这时候供销社的售货员可拽了,我进门的时候就瞧见她们扎堆儿地凑一起聊天呢,一旁有个老农民买东西叫了半天人家也不理。不过一见我们进来,人家态度马上就不一样了,不知道到底是刘队长那身虎皮披得好,还是被我这一身羊毛呢子大衣给震的。

            那售货员一边开单子一边跟我寒暄,不一会儿就试?#21483;?#22320;问我这身衣服哪儿买的,多少钱。我牛B哄哄地道:“也不贵,就六十多港币,朋?#35328;?#39321;港带回来的。”

            那售货员脸都绿了。刘队长在一旁呵呵直笑。

            我可真没糊弄她,说六十多港?#19968;?#23569;了呢,明明是六百多买的。

            等把东西置办齐全了,刘队长让售货员拿了个大麻袋,所有东西往里头一扔,随手就扛在了肩上。你还别说,带着个男人逛街就是这点好,免费劳力。

            “完了吧?”他问。

            “还没呢,”我道:“你知道屠宰场在哪儿,我得去买点猪肉。”

            这会儿轮到他脸绿了,“大老远地跑县城里头买猪肉,你可真够能折腾的。”

            我一个劲儿地笑,“那不是正好今儿进城了么,再说,我要是去公社买,一次把猪肉全买了,别人怎么办?”

            刘队长气得直咬牙,“你打算买多少?”

            “明后天村里人帮我修房子,伙食得跟上,也不买多了,百二八十斤总得要。要不,就直接要半头猪得了。说不定人?#19968;?#33021;送我一副下水。”

            刘队长好半天没说话。

            去屠宰场的路上遇到了刘队长的同事,他赶紧背着东西上前去打招呼,不一会儿,就空着手一个人回来了。这?#19968;?#36824;真会利用?#35797;礎?

            有他引路,我顺利地买到了猪肉,整整半只,足足一百三十斤,砍成二十多斤一条条的装了两麻袋。好在刘队长力气大,一边肩膀一袋,咬着牙扛了出门。才走了不多远,就瞧见有辆绿吉普朝我们直按喇叭。刘队长赶紧卸下东西,快步朝那辆车奔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不一会儿,车上就下来个年轻人,帮忙把猪肉抬进了后?#36214;洹?

            “上车吧。”刘队长满头大汗地朝我喊了一声,挥挥手。

            这?#19968;?#27809;骗人,还真能弄到车。

            小车稳稳地往前开,一直到一个两层楼高的小院子外头停下。刘队长朝我示意了一下,我赶紧下车。

            瞧这院子里的布置,这患者怕不是一般的人。这年头,在城里能有个小院子不难,可有栋两层楼高的院子就不容易了。

            进了院子,马上就有个中年妇女迎出来,朝刘队长叫了一声,“涛涛,回来了。”瞧这话里头的亲热劲儿,一准儿是他妈。原来刘队长全名叫刘涛?#25991;亍?

            “我请了个医生,过来看看爷爷的老寒腿。”刘队长脸红了一下,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。

            刘妈妈满脸疑惑地看了我几眼,显然并不认为我有那么大本事。不过到底没说什么,笑着道:“快进屋吧,你爷爷刚才还在跟你韩叔下棋。你先去跟他打声招呼。”

            刘队长应了一声,招呼我随他一起进屋。

            屋里布置十分朴素,客厅里靠北边墙放着几个笨拙的大柜子,瞧着有些年岁了,中间地方摆着一?#25293;局?#27801;发,上头的垫子洗得发了白,还有几处修补过的痕迹。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子正坐在沙发上说话,声音高,嗓门大,眼睛还瞪得滚圆,一看就是脾气不大好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“回来了?”老头子瞥了刘队长一眼,高声道:“又从哪里请来的庸医,不是说了我不吃药的吗?”

            “爷爷——”刘队长祈求地唤了他一声,老头子却不理,把头偏到一边去,跟?#21592;?#19968;直笑呵呵的中年男人说道:“小韩,别理他,我们继续说我们的。”

            这老头子真是——

            “不吃药可以,不喝酒就不行了。”我开口道。以前在家的时候,没少跟着爷爷出诊,也没少遇到过这样脾气倔强的老头子,自然晓得怎么跟他们打交道。

            ?#21543;叮?#21917;酒!”老头子马上扭过头来两眼放光地瞧着我道:“小丫头你说我能喝酒,好好,你肯定本事大。”说着又朝刘队长高声吼道:“我早就说了喝酒没事没事,你们还偏拦着。现在没话说了吧,人家医生都说能喝酒。”

            我见刘队长被老头子吼得都快哭起来了,心里头直笑,但还是出声打算道:“酒是能喝,不过得适量,而且不能乱喝,一定得喝我给您老人家配置的药酒。”

            “原来你小丫头片子哄我的,那药酒喝得有啥意思,一点酒味儿都没?#23567;!?#32769;头子顿时气急败坏,声音里没有了先前的欢欣。

            我道:“您放心,绝对有酒味。要没酒味儿还真治不了您的老寒腿。不过再怎么说,您也得让我先看看您的腿,这样才能对症下药。就算是我有祖上传下来的方子,也不能随便乱用。”

            老头子这回倒是没拒绝,嘴里嘟嘟囔囔地道:“有酒总比没酒强。”

            我仔细地看了他老人家的腿,又问了疼痛时的症状,心里头有了数。这都是年轻时受伤没好好治落下的病根,一时半活儿也治不了。当下也不瞒他,把我的诊断一一地说了清楚,又道:“这风湿病最难治,要?#32454;?#26159;难上加难,但您老人家只要肯听我的,保管今年就能过个好冬。”

            老头子没说话,轻轻地哼了一声,显然拉不下面子应允。我?#20945;?#23601;当他应了,转头跟刘队长要了纸笔,哗哗地开了两个方子给他,吩咐道:“都是用来泡酒的,第一个用来喝,第二个方子是外用,痛的时候直接擦患处。等过两个月我再来看,看情况再换个方子。”

            刘队长赶紧接下,又郑重地谢了。

            我圆满地完成了任务,客客气气地告辞。刘妈妈使劲儿留饭,我虽然肚子饿得厉害,却没好意思应。虽?#21040;?#20799;给老爷子看了病,可到底?#22815;?#20102;人家刘队长半天,一会儿还得求他送我回去呢。

            正和刘妈妈打着太极呢,外头又进来一个中年男人,一身洗得发白的中山装,戴着副眼镜,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,看起来像附近中学的老师。

            刘队长开口叫了声“爸?#20445;?#25226;我吓了一跳。这人斯文清秀,怎么看跟刘队长那大老粗也不像呀。

            先前屋里陪着老头子说话的老韩也出来了,瞧见刘爸?#37073;?#31505;着道:“刘县长回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这个朴素得就像个中学老师的中年男人居然是我们县的县长!我?#30452;?#38663;到了。

            吃饭的时候我都还有些?#35874;秀便?#30340;,在法?#27735;?#20316;的时候没少下县,当然见过他们的排场,?#27465;?#21069;呼后拥,简直就跟古代时候的县太爷似的,再对比一下面前这个?#35828;?#26420;实,还真是让我莫名地感叹。这三十年经济是发展了,可有些东西却完完全全地丢弃了。

            陈家庄离县城并不远,有刘队长开车护送,不到一个小时就进了村。他这四个轮子的?#19968;?#20160;一进村子,顿时引起了村民们的围观,半大的孩子们到处乱蹦,嘴里还高声喊着,“快出来看小轿车了,四个轮子滚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哎呀,这是哪里来的车?”

            ?#20889;?#27665;透过窗户瞧见了我,赶紧撒开腿儿去三叔家报信,“三叔三婶,钟家大妹子被人用车送回来了!”

            这话说得,好像我是被人押解回来的似的。

            吉普车一直开到三叔家院子门口,我们一下车,三叔三婶就迎了出来,小明远比他们俩冲得还快,一下就抱住了我的腿。我赶紧弯腰将他抱起来亲了一口,又问了?#22919;?#20054;不乖,有没有听话之类。小明远使劲儿地点头。

            三婶不晓得到?#36861;?#29983;了什么事儿,凑到我身边小声地问道:“这是咋了,这是咋了?出啥事儿了?”

            我哭笑不得地道:“没事儿,东西太多,让刘队长送了一程。”又朝刘队长挥挥手,道:“谢了呀,要不进屋喝碗茶再走。”说罢,又请三叔帮忙去后?#36214;?#21368;货。

            刘队长点点头,默不作声地帮着三叔搬东西。

            等我们进了屋,大伙儿在外头说了一阵话,这才慢慢散了。

            三叔和刘队长上了炕说话,我抱着小明远跟三婶去厨?#21487;?#33590;,顺便?#21568;?#20799;的事说了一遍。三婶听罢,又惊又喜地道:“大妹子你是大夫呀,?#27465;?#24773;好,俺们队里以后谁有个头疼脑热的?#22836;?#20415;了。你不晓得队里没个大夫有多不方便,以前生了病,大家都?#37096;福?#23454;在扛不下去了才去公社随便开点儿药。那公社的?#22047;?#21307;生就会给人打青霉素,管他得什么病。”

            说着,又把我狠狠地夸了一遍,让我实在不好意思。怀里的小明?#23545;?#30529;大着双眼,一脸的孺慕。

            三婶又道:“小明远以后可要好好跟你?#38665;?#23398;,学大本事,?#20889;?#20986;息,好好报答你?#38665;謾!?

            小明?#24230;?#30495;地“嗯”了一声,?#36335;?#30495;能听懂她的话似的。

            我不由得失笑,喃喃道:“我也不求他有多大出息,只盼着他好好长大,不要学坏,千万要做一个良善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三婶嗔道:“看你说得,小明远多懂事的娃儿,今儿中午还帮我烧火来着。一整天都乖乖地跟着我,一点也不淘气,?#19968;?#27809;见过这么?#20040;?#30340;孩子呢。以后有你教,好好的怎么会变坏。净会瞎操心。”

            我的?#29273;?#35830;,我可真不是瞎操心!

            我心情复杂地看着怀里的小明远,摸了摸他柔顺的头发,想说什么,却又不知道到底说什么好。

            小?#19968;?#25935;感得很,似乎从我脸上看出了什么,眼神变得小心翼翼,好像生怕我生气。过了好一会儿,他忽然小声地道:“?#38665;茫一?#24456;听话,不会变坏。”

            我的心好像忽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,震得胸腔痛。从接受任务的那一天起,我总是念念不忘他是二十九年后的金明远,忘不了他的罪行,可这样对一个可怜的孩子来说何其无辜。虽然我一直温柔地对他,可是他这样敏感的孩子是不是早已感觉到什么了呢。

            “我相信你!”我郑重地回道:“我的小明远聪明又正?#20445;?#20197;后会成为一个男子汉,绝不会变坏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以后也要?#24065;?#29983;。”小明远终于笑起来,一刹那,?#36335;?#21448;太阳照进了屋。世界都变得亮起来。

            “医生——”我有些为难,?#24065;?#29983;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。单是念书就得把人给念傻了。“这个以后的事儿,咱们以后再说,啊。”谁晓得他以后会?#38405;?#19968;行?#34892;?#36259;呢。上辈子他不是开公司开得挺顺利的——哎呀呸,我又提上辈子的事儿干啥。


            田忌赛马视频

              <em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thead id="bvnuv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<em id="bvnuv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vnuv"><ins id="bvnuv"><thead id="bvnuv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vnuv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<em id="bvnuv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vnuv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50期 4场进球彩玩法共需要竞猜多少项 排列三试机号走势图彩 福建31选7最新中奖号码的真实规律 甘肃11选5最新走势 幸运农场图片大全 五分彩万位稳赢公式 新疆十一选五任选三开奖 排列五走势图1500期 2019福彩30选5开奖号码 皇冠国际娱乐平台账号 北京赛车预测软件 足彩半全场是什么意思 足球比分500电脑版 北京pk10稳赢攻略